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侵权纠纷】装修工人乘坐崇明八一广场电梯从四楼跌落致重伤 事故责任由谁来承担 上海知名律师事务所

[日期:2014-07-15] 来源: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作者:施卓帅 [字体: ]

【案情简介】

201211月初,原告曹某某经黄某某介绍为装潢公司老板吴某承接的崇明八一商业广场A餐厅的装饰工程做木工。20121111日晚,被安排在八一广场四楼工地住宿的原告在四楼走进故障电梯时从13米高空跌落至停在底楼的电梯轿厢顶部,直至次日凌晨5点左右始被人发现后送往医院抢救,虽经医院极力抢救后保住性命,但仍落下终身残疾。2013819日,原告的伤情被司法鉴定为颅脑、胸部等外伤,后遗右侧肢体偏瘫、中度混合性失语、双侧5根肋骨骨折,分别相当于道路交通事故三级、六级、十级伤残。虽然在原告受伤以后,八一广场电梯的管理者B投资公司、A餐厅老板范某、C装潢公司老板吴某一共向委托人支付了30多万元现金,但比起原告的巨额医疗费等费用也只是杯水车薪。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海耀陈红梅律师接受原告的委托将投资改建八一广场的B投资公司、A餐厅老板范某、装潢公司老板吴某分别作为被告一、被告二、被告三向崇明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案件焦点】

焦点一: 被告一B投资公司作为商业广场的物业管理者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B投资公司20126月承租某仪表股份有限公司的仪表七厂大楼,将该大楼改建成商业广场即八一广场。B投资公司作为大楼的物业管理者是否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是其承担赔偿责任的前提。B投资公司作为涉案电梯的物业管理人,负有维护电梯设备安全运营之义务。然而,B投资公司在应当知道涉案电梯未经定期检验(涉案电梯的合格证上明显标明“下次检验时间为20121月”)不能继续使用的情况下,非但没有及时对其进行检修或采取有效措施禁止他人使用,反而一直以来放任这部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涉案电梯被使用,明显违反了安全保障义务。而正是由于B投资公司放任有瑕疵的电梯被使用的行为直接导致了原告从四楼跌入停在底楼的电梯轿厢顶部的损害结果,所以B投资公司应当对原告受伤后果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至于B投资公司所主张的其已在涉案电梯门口设置警示标志的事实既没有相应的证据证明也与多名证人的证言相悖,因而法院对其主张不予采信。

焦点二: 被告二A餐厅老板范某作为装饰工程的定作人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范某与装潢公司老板吴某于201210月末签订装饰工程施工合同将A餐厅的装饰工程发包给吴某。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一般不承担赔偿责任,只有在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范某的委托代理人认为法律没有规定从事室内装潢工作需要有相应资质且承揽人吴某从事装修工作多年,装修技术管理水平已达到一个工程装潢队的要求,因此范某在承揽人的选任上不存在过失。律师针对范某代理人的前述抗辩予以有力回击: 《住宅室内装饰装修管理办法》第22条和第23条对承接装饰装修工程的装饰装修企业须取得相应的建筑业企业资质证书以及装修人委托企业承接其装饰装修工程应当选择具有相应资质等级的装饰装修企业有明确的规定。因此,范某作为定作人将A餐厅装饰工程发包给没有装修资质的吴某,存在选任上的错误,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焦点三: 被告三装潢公司老板吴某作为原告的雇主是否应当承担责任。

原告经黄某某介绍在吴某承接的A餐厅装饰工程中从事木工作业,原告与吴某形成雇佣关系。吴某作为雇主应当明知涉案电梯已过检验期,装修工人在施工时频繁使用涉案电梯,但却未阻止使用或者提醒装修人员应走楼梯装运材料,故应当对雇员在为其提供劳务的过程中受到的人身损害承担雇主责任。至于吴某以原告发生事故的时间不在工作时间内为由主张其无须承担雇主责任不能成立,因为根据被告方提供的证人证言,原告与其他十几名工友是受吴某指派晚上睡在工地,因此承担了看护工地的职责。法院对此亦予以了支持。

焦点四: 计算农村户口的原告的残疾赔偿金应适用城镇居民标准还是农村标准。

上述被告皆抗辩原告是农村户口,所以在计算其残疾赔偿金时应适用农村标准。而城镇居民标准与农村标准差距巨大,就本案而言,仅残疾赔偿金一项就相差四十余万元。律师通过走访查证,认为原告虽然是农村户口,但长期在城镇地区居住并且其主要生活来源均来自于城镇,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他字第25号复函“受害人虽为农村户口,但在城市经商、居住,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的规定,提出本案应当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原告应获得的相关损害赔偿费用的律师意见。法院最终采纳了律师意见,驳回了上述被告的该项抗辩。

【一审判决】

法院判决被告一B投资公司、被告二A餐厅老板范某、被告三装潢公司老板吴某均应对原告曹某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扣除被告一、被告二、被告三已支付给原告曹某的30多万元现金,三被告需再向原告曹某支付各项赔偿金共计人民币90万元左右。原告曹某的合法权益在海耀律师的帮助下得到了令原告及其家属满意的救济。

【承办律师】

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红梅 

 

小编提示:如您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欢迎登录官网-首页-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也可以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或者直接上门面谈。 

海耀律所电话:400-803-9993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7A-D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万正义施卓帅、庄约萍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